主页 > 展示手机 >摆脱努力的包袱,不要再当好孩子 >

摆脱努力的包袱,不要再当好孩子

2020-07-12 来源:展示手机   |   浏览(800)

「努力学」的包袱

我在担任和田中学校校长期间,遇到了一位校友,名叫岛田裕巳,他是位宗教学家,从他那里我听到了一个有趣的说法。他说,日本人不可能无宗教,只是加入了名为「无宗教」的宗教,日本应该大力标榜自己「无宗教」。虽然并没有特定的宗教名,大家也没有意识到那是宗教,但其实这就是一种宗教。

日本人信奉的其实是「现世利益」。为什幺连基督教在内的所有世界性宗教都无法在日本普及?有人提出了一种假设,认为日本人追求的是现世利益,希望看到立竿见影的结果。因此听到「上天堂就可以得到幸福」,会觉得非常不实际,因为日本人努力后,就立刻想要得到成果。

现世利益的宗教到底有哪些教义呢?

「努力学」,比方说,只要努力读书,就可以进好高中、好大学、好公司。升上课长之后,就可以买车、买房子。也就是说,只要一辈子当「好孩子」,幸福就在前方。

可怕的是,日本社会有足够的基础让这种「努力思维」传播扩散,学校这个牢固的机构成为传播「努力学」的巨大装置。日本在战后更是大力推广「努力学」和「做好孩子」,日本民众也乖乖地成为这种宗教的信徒,举国上下都一起努力再努力,完成了奇蹟似的经济成长,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。许多人努力之后,确实也得到了很多现世利益,包括升迁、加薪、房子、车子、最新家电、名牌精品......,但结果日本变成怎样的国家呢?

日本的高度成长期已经在一九九七年宣告结束,然后,我们才终于发现「努力学」并非万能。因为从小在丰衣足食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,渐渐对物质失去兴趣,他们不再只追求物质的满足,也想要追求精神上的充实,而这正是成熟社会的象徵。在「好孩子」世代仍然满口「赶快做」、「要做好」和「做乖孩子」时,社会的价值观却正发生巨大的改变。

曾经身为「好孩子」世代的我,后来清楚地认识到,只要放弃当「好孩子」,就会获得更多人生宝物,于是,就开始放手去做了。

小公司、小工作的意外收获:不当「好孩子」获得更多

我第一次脱轨,就是选择进入当时还是中小企业的Recruit。大学时代,我一直是「好孩子」的代表,成绩优异,总共有超过二十个「优」,以我的成绩,要进日本银行,或是日本数一数二的民间企业并不难,甚至可以成为公务员。

有趣的是,我脱离「好孩子」轨道的契机竟是拜「好孩子」之赐。我在大学时代彻底实践了「赶快做」、「要做好」和「做好孩子」,大学三年级时,我就已经修完所有学分,也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什幺。我打算找一家能够让我在大四那年的四月,提前进入的公司。那时,「赶快做」的咒语仍然对我发挥作用。我想要赶快进公司做真正的工作。我想要快步调地向前走,快步调地过自己的人生,但没有公司愿意接受我。

就在那个时候,刚好遇到Recruit在招募工读生,对我来说,穿西装、打领带、带名片工作的生活太刺激了。

最后,我当了两个月的工读生后,就决定大学一毕业要进入Recruit这家公司。理由有很多,包括公司的气氛很不错、前辈和上司都不是权威主义、每个人都活泼开放、负责人事的人很热心、女性员工都很漂亮、开朗,很希望可以和他们一起工作,而且,董事长也令人印象深刻......。

其实,当时我内心也觉得这家公司可能随时会倒闭。前面提到的那些理由是充分的条件,但并不是必要的条件,最大的理由其实是,我想知道不当「好孩子」会怎样。当我回到大学,向指导教授报告时,教授和助教都笑我。

我想要远离「要做好」的世界,在大量生产「好孩子」的时代,我一路都赢了,但在选择公司时,第一次勇敢地跳脱了大量生产「好孩子」的生产线。

对我来说,在法院工作的父亲是「要做好」世界的最佳榜样。父亲是耿直老实的国家公务员,我无法违抗父亲,也一路耿直老实,但内心却一直有着想要从耿直老实的框架跳脱的冲动,在人生最重要的求职阶段,这个冲动终于表现出来了。

那时候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跳脱了「好孩子」之路,但其实并没有。无论是大企业,还是中小企业,当我选择成为白领阶级时,看似是凭自己的意志决定人生之路,但其实只是在有限的範围内进行选择。直到很久之后,我才发现这一点。我以为自己至少在公司这个舞台上没有随波逐流,没想到还是继续贯彻「赶快做」、「要做好」和「做好孩子」的价值,我仍然没有摆脱这些束缚。

Recruit这家公司有着强烈评价体系和称讚文化,这种公司文化让「赶快做」、「要做好」和「做好孩子」的华尔滋跳得更出色了。我在这家公司八年之后,升迁和收入也跟着三级跳,我内心充实满足,也以为这就是自己的人生。

但是,我最后还是清醒了,当我清醒之后,发现了之前不曾想过的各种价值观。然而,我的清醒却是用我的健康换来的。我在三十岁时罹患了一种身心症─梅尼尔氏症。

摘自《愈活愈自在》

摆脱努力的包袱,不要再当好孩子

Photo

相关文章